字幕网免费视频app

古城多繁盛,修剑之风更是鼎盛。

如今的山河剑宗看着的确繁华。

苏玄走在一座古城,入眼皆是来往剑修。

很多人看到他,神色都是透着惊悸,敬畏。

苏玄背后那散着氤氲光华的长剑实在太显目了,哪怕看不真切,也让人心悸不已。

“看着面生啊,不知是剑宗哪位天骄或强者?”很多人猜测。

苏玄看着前方,只是走着。

夏侯龙虎或许已经发现了他,正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他。

可那又如何?

苏玄此次就是要明目张胆的来剑宗!

这里曾是他的家,回家岂用躲躲藏藏?

苏玄看着头顶落不下来的雪花,看着四周冬日依旧盛开的灵花古树,也看着街道的繁华,却觉得如梦幻空花。

纯真又俏皮迷人咖啡少女

这里已经不是他熟悉的家了。

他不带一丝缅怀的走着。

“哗,哗,哗……”

狂风忽然呼啸。

身后有惊呼和隐隐的嘶吼传来。

那里一个背长剑的红发青年骑着一头三丈高的血鳞狮子,横行穿过,根本不顾四周行人,不少人都是因此受伤。

伤虽小,却让人恼怒。

青年怀中还搂着个妖娆的美人,时不时低头调戏两句,惹得美人娇笑连连。

“啊,是天元血狮!”

“是古月城的天才剑修月剑宵!”

“他以前开始就喜欢横穿闹市,他的血狮更是踩死了不少人。”

“真是无法无天,没人管么!”

“管?怎么管!他父亲是顶尖古月城的城主,他大哥更是剑宗剑袍,死几个普通人谁能管他?”

众人愤懑,却都是沉默的让开道路。

这是小事,若因此触怒了这些剑宗权贵,那就真的找死了。

月剑宵眼眸桀骜,轻蔑的扫视众人,横穿而过。

“月少,你好威风啊。”美人美目异彩连连。

“这世间就是如此,弱者就要给强者让路。”月剑宵淡然一笑,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感觉。

因为他也是天骄,但相比自己那大哥却是差了很多,这就让很多人忽视了他。而此刻,他是所有人的焦点。

美人一听,只觉心都火热了一下,这就是天骄的威风啊。

前方。

苏玄向前走着。

在他前面,一个小男孩正蹲靠近路中央的位置,似乎是从边上转出来的,颇为搞笑的拿着一把七寸小木剑转圈圈。

对于走来的苏玄,以及后面那凶煞的血狮,他似乎没察觉到。

以血狮那横行的气势,小男孩不被踩死,也会被震死。

苏玄看着,脚步微微顿了下。

“你在干嘛?”苏玄走到小男孩边上,问。

“我在练剑。”小男孩抬头看苏玄,也不怕生,而是颇为爽快道,只是转的脑子有些晕,小脑袋一晃一晃的。

“你练的什么剑?”苏玄愣了下。

“这是你李大爷独创的转圈圈剑法,待我大成,一转众生皆懵。”小男孩大言不惭。

“好剑。”苏玄好笑。

“有眼光。”小男孩竖起大拇指。

接着小男孩又惊呼一声:“哎呀,你别打扰我呀,我都快练成了,却被你打断了。”

小男孩又低头,也不知道是神经粗,还是耳朵不好使,竟是无视了身后的血狮。

苏玄也不恼,只是停住了身子。

很快。

血狮就是冲至。

月剑宵早就看到苏玄了,毕竟苏玄背后的剑有些醒目。

“这是谁?”月剑宵皱眉,很是不爽。

挡着老子的道了!

他很想一鞭子抽过去,但想想剑宗卧虎藏龙,又有些迟疑。

“月少,那小子在挡道呢,他看着有些厉害啊。”美人有些不满的嘀咕。

月剑宵一震。

对啊!

他挡路了!

以他老子和大哥的地位,这剑宗有几人能奈何得了他?

而且,剑宗的强者哪会在这里闲逛!

不可能啊!

月剑宵作为这条街最靓的仔,不知道跑了多少次了,一次都没遇见,今天也不会有。

如此想着,月剑宵就觉得有必要在美人面前嚣张一把。

“哪来的野小子,滚开!”月剑宵厉喝,挥手就是用鞭子抽去!

众人惊呼。

但。

鞭子还没落到苏玄身上,就是如烟云散去。

月剑宵一滞。

什么情况?

他来不及多想,因为血狮已是快要撞到苏玄。

对于这个敢拦路的小东西,本就暴躁的血狮眼中也是流露残酷。

是一爪子拍成肉泥,还是直接撞碎?

血狮很是苦恼的想了下。

但下一刻。

“哧!”

似有剑芒划过。

血狮只觉身子一轻,而后头就朝着地面狠狠撞去。

“砰!”

地板崩碎,烟尘四起。

血狮艰难扭头,懵了。

“啪嗒。”

只见他的四条腿和自己分离了,如柱子般立着,而后倒地。

月剑宵和美人也是惊呼,差点砸在地上,吓得一身冷汗。

好巧不巧的,两人落在了苏玄前面。

“你!”月剑宵额头有冷汗流下,竟是不曾见到苏玄动手。

“你个瘪三知道他是谁么,竟敢动血狮,找死么?”美人风度无,只觉一股怒火涌上来,开口就是大骂。

月剑宵心一凉。

苏玄缓缓转身,看都没看女子。

但让月剑宵惊恐的是,女子竟是如灰尘,开始慢慢散去。

临死,脸上还保留着那愤怒的表情。

“咕。”月剑宵咽了口唾沫,差点就跪了:“前辈,误会。”

“我杀了你,也是误会。”苏玄淡漠道。

“扑通!”在众人震惊的注视下,月剑宵直接跪了:“我爹是古月城主,我大哥是剑宗剑袍,还请前辈高抬贵手,他日必送上大礼……”

他倒是不蠢,知道此刻挑衅苏玄只会死得更快。

“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苏玄道。

“什么意思?”

“临死前总要让你放一放狠话,说一说后台。”苏玄再道。

月剑宵一懵,随即大恐的低头,只见肉身已是开始如雪消融。

“不!”他惨叫,却是戛然而止。

苏玄接着看了眼那没腿的血狮,神色淡漠:“救活也是废了,当肉让别人吃了吧。”

血狮当时就绝望了。

苏玄也没再管血狮,看了那依旧低着头,虎里虎气的小男孩,渐行渐远。

不知是修炼完了,还是感觉到了不对劲,小男孩起身,看看空旷的四周,有些茫然。

怎么了?

小男孩疑惑,但看到那头没了腿的血狮时,小男孩并没有害怕,愣了愣之后,竟是兴奋起来。

“难道我的转圈圈剑法大成,一剑斩了这狮子?”

小男孩惊呼。

随即小男孩握紧手中剑,重重呼出一口气。

“哈哈,你李大爷还是你李大爷!我剑法已成,隔壁铁牛必然在我之剑下惨叫,二丫也必然入我怀……”

“我爹果然没骗我,我就是那万中无一的绝世天才,未来的大剑修。”

小男孩一口气吐尽多年来压抑在小小心中的不平,扛着木剑,颇为欢乐的蹦蹦跳跳跑了。

而苏玄则是越走越远,跨越了古城国度,来到了一座剑气环绕的长城。

长城后,就是山河剑宗曾经的苦寒之地。